欢迎来到湖南星大建设集团官网!

banner01

banner01

了解更多
banner02

banner02

了解更多
banner03

banner03

了解更多

企业文化

全部分类
湖南星大建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PPP“盛宴” 中建五局为什么可上座?

PPP“盛宴” 中建五局为什么可上座?

  • 分类:他山之石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5-11 12: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PPP“盛宴” 中建五局为什么可上座?

【概要描述】

  • 分类:他山之石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5-11 12:00
  • 访问量:
详情

    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周勇:

  PPP市场的蓬勃发展,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遇期。这个机遇期,不亚于当年“4万亿”带来的市场机遇期。

  ppp的盛宴已经开始。我们一定要抢抓机遇,大胆干,大力干,确保最大限度地锁定政府“十三五”的投资份额。

  PPP模式解决了许多项目的融资困局,使一些传统模式下无力投资的项目现在变为可能。

  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国家已经出台一系列鼓励和规范PPP模式的政策措施。在去年12月召开的湖南省委经济工作会议上,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徐守盛也提出:“要完善PPP模式,在更大范围、更大规模上推广,激发社会资本参与热情。”

  而2014年10月召开的第21届亚太经合组织(APEC)财长会议,还专门发表了《APEC区域基础设施PPP实施路线图》。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说,基础设施投融资问题和PPP模式是那次会议讨论最为热烈的话题,几乎占了一半的时间。

  PPP模式,这个很多人还没怎么弄明白的新型商业投资模式,已经风起云涌。作为一名在市场上打拼了数十年的大型国企负责人,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五局)董事长周勇已敏锐地意识到这场投资盛宴,正在全国乃至整个亚太地区拉开了序幕。

  “春江水暖鸭先知”。最先嗅到商机的中建五局早已排兵布阵。

  早起鸟儿

  “行动第一,完美第二”

  “PPP模式,是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政府投资的一大主流模式,我们只能适应这个市场,切忌议而不决,耽误战机。” 周勇在去年的一次公司会议上强调,正如中国建筑董事长官庆所强调的,“行动第一,完美第二”,面对机遇,行动是关键。我们没有必要将过多的精力放在PPP项目“该不该做”的争议上,而是要在“怎么样做”上下功夫。

  中建五局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卢洪波认为,PPP模式由以前的政府单独管理变成了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管理,将部分政府责任以特许经营权方式转移给社会主体(企业),政府与社会主体建立起“各取所需、合作共赢”的共同体关系,政府的财政负担减轻,社会主体的投资风险减小,有利于城市发展的科学、长期规划、理性投资建设,降低项目全周期成本,为社会提供更优质高效的服务。

  PPP模式的投资周期较长,企业盈利手段也发生了改变,对企业的金融手段、资产管理、收益权、资本运作等很多方面要求更高。我国PPP业务方兴未艾,很多方面还处于实践探索阶段。

  2月26日,笔者来到中建五局副总会计师、投融资部经理孙艳清的办公室,发现他们已将有关PPP模式的所有法律法规整理成一本厚厚的册子,还制作了操作性很强的操作流程手册。据悉,该局将于3月上旬在公司内部进行专门大规模培训。

  在实践层面,中建五局的PPP业务也早已开花结果:联动母公司在湖南落地第一个PPP项目——长沙县城区扩容提质基础设施项目,湘江新区第一个PPP项目——岳宁公路项目,株洲第一个PPP项目——铁东路项目,并积极拓展“1+4+3+N”的全国市场,在重庆中标龙洲湾隧道项目。

  中建五局在PPP市场的大棋正快速落子。截至目前,中建五局跟踪洽谈的重点PPP项目投资额超千亿元。

  顺应时势

  主动腾挪华丽转身

  孙艳清1992年大学毕业就一直在中建五局工作,至今已20多年,见证了中建五局20年来的发展转型。

  “中建五局以前是个军工企业,1965年诞生于遵义,起航于大三线建设时期的军工基地建设,1971年转战湖南,建设068国防基地,在改革开放前主要是为了国防三线建设钻山打洞。”

  在孙艳清办公室采访的短短半个小时内,先后就有几拨银行业务代表前来洽谈合作。作为学会计的孙艳清对一组数据印象深刻,2005年的时候,全局一年资金结算流量才10亿元左右,而现在每年超过4000亿元,成为数家国有大银行总行级重点客户,AAA级信用企业,银行给予的授信超500亿元,框架协议超700亿元。

  中建五局江湖地位的变迁,首先归功于其10多年腾挪形成的“投资开发、勘察设计、房建施工、基础设施建设”四位一体全产业链优势。体现在成绩单上也十分耀眼:2015年,全局完成合同额1543亿元、营业额760亿元,创历史最好水平。

  “作为传统的施工主业,我们必然会承受上游业主压价、垫资和下游供方讨价、支付的双重挤压,盈利空间日益狭小。”周勇说, 正像“微笑曲线”,我们以前擅长的施工承建处于中段,盈利空间不大。唯有向前期的规划设计、后期的运营服务下功夫,提升全产业链运营能力,我们才能不断提升盈利水平。

  “十三五”期间,中建五局将通过“产业联动,投资牵引”,实现由施工总承包企业向投资建设集团的华丽转身。

  搏击市场

  成PPP模式主要玩家

  我国的城市化进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中建五局副总经理、总经济师黄刚预计,到2020年我国城镇化率将达到60%,由此带来的投资需求超40万亿元,在此背景下,PPP模式也将快速推进。

  “察势者智,顺势者赢,驭势者独步天下。”周勇说,PPP模式,必将是当前和未来政府投资的一大主流模式,我们必须快速适应这个市场。

  为迎接PPP盛宴,中建五局筹谋已久。首先是思想上的转型升级,其次是人员结构和专业结构转型升级。中建五局通过“引进一批、转型一批、培养一批”等措施,有效缓解了专业人才的缺口。

  作为具有强大施工建设能力的投资公司,中建五局的投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周勇将其优势归纳为三点:投资的联动性、产业的联动性和投资的安全性。

  所谓投资的联动性,就是中建五局不仅有自己强大的资金池,还可以借助和整合中国建筑总公司、国内其他工程局、海外多个上市公司和中建企业之外的投资企业的资源。“这种资金整合能力是很厉害的。”周勇说,这些都有了成功的案例,和很多单位也有战略合作协议。

  其次是产业的联动性。目前中建五局的房屋建筑施工、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与投资开发等三大业务板块优势均十分明显。比如基础设施领域,中建五局不仅具备公路施工传统优势,近年大力拓展高铁、城市轨道市场,比较优势日益彰显。在湖南积极参与基础设施和民生工程投资建设,总投资额超600亿元。

  “产业的联动优势,使我们能给政府提供许多的解决方案,大型工程不需要分包,好似一面防火墙,能消除很多社会不稳定因素。”周勇说。

  “投资的安全性也是毋庸置疑的。”周勇说 ,中建五局作为有实力负责任的央企,具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政府和社会各界可以放心地和五局开展合作。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允许社会资本通过特许经营等方式参与社会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为PPP 的普及提供了理论基础。

  中建五局副总经理、总经济师黄刚表示:期待国家能出台《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法》,加大对社会资本的引导与保护力度。

  令人欣喜的是,《财政部关于印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操作指南(试行)的通知》及《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等系列文件出台,万亿级的PPP项目将有更详细的文件指导。

  链接:PPP模式

  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可称为“公私合作关系”,是公共基础设施项目的一种筹资模式。PPP提供了一个新的、有别于传统政府采购模式发展基础设施的可行模式。推广PPP模式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促进基础设施发展的重要手段,成功的PPP项目可有效扩大公共基础设施供给,提高公共服务的质量和资金使用效率,并通过分担风险和责任,最大限度地利用私营部门的资金和技术。

  PPP模式样本分析:

  中建五局率先试水长沙县

  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投资模式,我国PPP还是在“十二五”后半期才启动。“从项目落地看,2015年才是真正的PPP元年。”

  很多企业还在观望的时候,中建五局绝对是“早起的鸟儿”。中建五局联动母公司在湖南的第一个PPP项目——长沙县城区扩容提质基础设施项目于2015年8月就中标——同时也标志中建五局的PPP大棋在湖南正式布局。

  该投资总额逾40亿元,包括道路、桥梁、排水、水体公园、绿化广场等29个单项工程,打包给了中建五局投资建设。

  中建五局在湖南试水的第一个PPP项目运行已数月,项目运行情况如何?2月25日,笔者来到了该项目现场。

  29个工程“打包 ”,40亿元投资“按揭”

  “长沙县这29个旧城体质改造项目都是亟待解决的民生工程,而政府一下子投入40亿元解决有难度。”从事多年工程承包,经历了BT、BOT等多种传统运作模式的项目负责人刘湘元说:“长沙县政府运用PPP模式,将以前要分别实施的29个项目打包给我们做。然后采取按揭方式逐年购买服务,政府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很聪明的。”

  按照PPP模式,中建五局中标长沙县城区扩容提质基础设施PPP项目后,与代表政府的长沙县星沙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1亿元注册成立了PPP平台项目公司 (SPV)——长沙县中建星和投资有限公司,中建股份和长沙县星沙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分别占80%和20%股份。

  “按照合同约定,双方的特许经营合作期为10年,期间完成项目的投资建设、运营维护及政府购买服务,之后进行项目移交、公司清算。”

  政企责权明确,百姓早日受益“采用PPP模式,既加快了建设速度,又降低了管理成本,还提高了投资效益。”

  刘湘元说,“如果按以前传统做法,29个项目一个一个承包出去,光项目部就要29个,管理人员不知道要增加多少,估计10年也做不完。现在5年就可以做完,百姓提前得实惠。”

  PPP平台项目公司 (SPV),是社会资本和政府共同开股份公司,在责权利上进行了明确。刘湘元说,在长沙县中建星和投资有限公司,中建股份和长沙县星沙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均有管理权,通过委派董事参与投资决策和管理。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长沙县星沙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主要负责报批、完善合法性手续等事务。

  “以前我们在一个地方做工程,人生地不熟,为办手续伤脑筋。现在当地政府成了股东,事情好办多了。”

  “PPP模式对投资建设方约束也很大,责任心更强。”刘湘元说,“由于工程完工后除了法律规定的保质期外,还有很长时间的运营管理期。如果工程质量不过关,那么害的将是我们自己。”因此PPP模式可以从制度设计上防止出现“豆腐渣”工程。

  企业效益可期,制度有待完善

  长沙县城区扩容提质基础设施项目从商务模式和财务模型上都与以前有所不同。刘湘元介绍:在企业回报方式上,按双方约定,特许经营期内获得政府财政补贴,补贴纳入中长期财政预算,并经人大审批通过,自每个子项目的运营期起始日起,分5年支付。

  对于企业参与PPP模式的积极性,刘湘元认为,中国经济经过几十年大发展后,一大批企业,比如中建五局,在经营规模、资金实力上都上了几个台阶,必将更加注重企业发展的可持续性和品牌影响力的打造。当然,新生的PPP模式在长沙县城区扩容提质基础设施项目试水,刘湘元也有不少困扰。“PPP是新生事物,缺少成熟的惯例,各方的理解还有很多不同。如什么项目是PPP项目,可以进入哪个层级的项目库,应该有哪些具体标准,合作期各方责权利如何清晰界定,如果国家能给出一个操作性更强的清单就好了。”刘湘元说。

  采访手记:

  一个企业的探索

  让PPP模式走得更远更稳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了“允许社会资本通过特许经营等方式参与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财政部等多个部门2015年也连续发文大力推广PPP投融资模式。万亿级的PPP项目库建立,大量PPP项目2015年在全国开始落地。

  业界认为,PPP模式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的通力合作,能提高项目整体建设运营效率,降低交易过程中的各项成本,有利于打破政府干预、企业垄断以及准入限制的坚冰。

  然而,对于PPP模式的认识及具体操作路径,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一个清晰且统一的认识,各方对PPP模式推广仍存疑虑。

  在此背景下,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在PPP项目上的大力推进和大胆探索,其实战中归纳总结的经验不仅最真实,对PPP模式的发展和完善是十分有益的。

  笔者认为,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探索总结的经验表明,PPP模式对利用社会资本在技术、管理等领域的优势,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提高公共物品的供应效率作用明显;对提升治理水平大有裨益;对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本来参与基建,增强国企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明显;对国企改革也有十分深远的意义。

  当然,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的探索实践也表明,我国PPP模式从顶层设计到微观操作层面还有很多亟待完善的地方。期待PPP模式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为我国经济发展发挥更大积极作用。(文章来自网络)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人力资源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16 湖南星大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湖南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东二路29号佳美星城四楼 电话:0731-85835555

湘ICP备1601906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长沙

微信公众号